日本-東亞-“新中日關系”的另類解讀

湄洲灣新聞 · 2019-09-25 21:30
原标題:“新中日關系”的另類解讀
本網2019年09月25日訊:“新中日關系”的另類解讀-趙葆珉

  中日同種同文,一衣帶水,是與生俱來、千年守望的文明夥伴。

  近代西方列強的入侵,打破了東亞的自然秩序,中日失去了合縱的曆史機緣,走向了沖突與戰争的歧途。百年蹉跎,兄弟阋牆。而東亞權力旁落,四分五裂。在中國崛起與中美權力消長的百年變局之下,中日關系開始複歸。

  1、中日和解,日本轉向亞洲大陸,這是“曆史的重演”。從深遠的曆史視野審視,這一輪中日關系重回正軌,是一個大時代的終結,是中日百年沖突與競争的落幕,而日本在脫亞入歐百餘年之後,開始回歸亞洲。

  2、中日達成政治共識,互不構成威脅,化競争為協調,意味着日本接受中國崛起,而中國對日本“國家正常化”的訴求予以支持,或至少默許。

  3、東亞一體化展現了真正的可能。日本加入 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中日韓自貿協定提上議程,RCEP呼之欲出。

  4、200年之間,西方力量在東亞經曆了完整的盛衰。在西方力量退潮之際,東亞回歸固有的權力秩序,而日本也在大勢所趨中開始調整。

  5、與72年相比,這次中日靠攏意味着,中日獲得了足夠的戰略自主,不再按美國的笛音跳舞。在一個美國急劇衰落的世界上,美國因素對中日關系的牽制和掣肘已經失效。

  6、日本轉向是全球地緣政治徹底變遷的信号。日本是中美之間的第三力量,執中美權力消長之牛耳,日本向背是中美力量消長的風向标,也是東西方力量開始逆轉的風向标。

  百年隐忍,百年泣血,同為東方大國的中日一同演繹了卧薪嘗膽的現代傳奇。東亞民族再次站到了曆史的前沿,仿佛是近代曆史的回歸。

  當年日本已錯過一次了,這次我們不能再錯過了。
上一篇:貨殖-司馬遷-從貨殖列傳我們能學到什麼?老祖宗的智慧
下一篇:沒有了

文章推薦:

“這場演出讓我成為中國芭蕾的粉

詩刊-詩詞-《21世紀詩詞年鑒(200